先挣它1亿美金,看这个 YC 信徒如何达成“小目标”


首富王健林今年出给全国人民一个大难题:

“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

即使苦思冥想良久,你也仍能感到,这着实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达成的小目标。虽说一时半会儿实现不了,但总是存在那种真能达成目标的人来为我们指路,比如这个21岁的小伙子。

话说,你会给这样一个毫无文凭、毫无技术、毫无经验的年轻人工作吗?一般人想必是不会的。因为相比于你,他似乎才是更不可能成功的那个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小伙子,在读过 YC 创始人那些关于创业的文章后,只身前往硅谷,仅凭一腔热血就实现了这个你所无法想象的“小目标”。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从冰淇淋保安到创业公司打杂

话说我们的主人公,他名叫 Arram Sabeti,年纪轻轻,没有大学经历,没有编程能力。

但读过《黑客与画家》作者、YC 创始人 Paul Graham 那些关于创业的文章后,便认定创立一家公司是自己此生唯一的目标:

“一辈子只做一份工作才是最坏的结果,而创业则是最没有风险的事情。”

抱着这样的信念,他只身来到硅谷。在伯克利的一家图书馆,他说服一位退休的牙医让他住进一间便宜的工作室,紧接着就打算在创业公司里面做学徒。

显然,一个一无学历、二无技能、三无经验的年轻人,是没有创业公司会要的,特别是在2008年那个金融危机的夏天。

于是,Arram 就挨家挨户去找还没关门的公司,只有卖冰淇淋的 Ben & Jerry’s(班杰利)肯要他。于是,这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摇身一变,就成了冰淇淋保安。

不久,Arram 就在 YC 网站上了解到 Justin.tv(游戏直播网站 Twitch 的前身)招社区经理的消息,他立刻兴奋地前去应聘。

不过很明显,Arram 没有任何相关的经验或资历,这一点 Justin.tv 的创始人 Justin Kan 看得出来;但更能吸引这个耶鲁辍学生注意的,是 Arram 为这份工作所做的设想,特别是他在面试中的说辞:

“首先声明,一年后我肯定会辞职,去创立我自己的公司……我为的是创业公司这种经历,钱只要够基本生活就可以。”

尽管没能拿到这份工作(另有更具资历的应聘者),但 Arram 的激情打动了 Justin,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给这年轻人一个机会——在办公室打杂:测试新网站、筛选工作申请、为团队订餐……Arram 异常兴奋。

不过,打杂工作确实比较无聊,尤其是令人头疼的订餐问题。好在 Arram 始终心怀感恩:因为他能跟一群优秀的人处在一起,从中学习创业公司的运转,并且融入创业者的圈子。

“创业圈里最棒的事,就是大家会激励并扶持一批批后续的创业者。”

YC创业路:来自偶像的肯定

在 Justin.tv 工作期间,除了用心地观察、学习,Arram 的一腔热血也只有耐心等待,因为他迟迟找不出能够点燃内心小宇宙的那颗火花。

就这样打杂18个月后,Arram 决心给自己设定一个期限:再干最后6个月。

为此,Arram 在桌面上设定好一个正式的倒计时工具,并把他所有的密码都改成 “SixMonthsQuit”(6个月后辞职),以示决心。

两个月后,Justin 在另一个公司的朋友,想找 Arram 要他为 Justin.tv 筛选出来的那份精品餐馆的列表,Justin 随口就提议 Arram 去考虑为其他的 YC 创业团队提供送餐服务。

很自然,Arram 就有了他第一个客户。很快,第二个、第三个也来了……

此后一个月,证实这个主意确实有效果后,Arram 便辞职创业。他的公司 ZeroCater 就这样诞生了:

“没有一行代码,仅仅是一个收件箱加上一堆电子表格。”

为推销他的服务,一听到有人谈订餐,他就拿起手机记下对方的号码。甚至,在收到广告邮件的时候,他都会回信询问对方是否订餐。

即便在他买手机的时候,Verizon 员工礼节性的问候都能变成他推销送餐服务的机会。而当他拿着新手机回到家里,旧金山所有的 Verizon 门店都已经申请了他的 ZeroCater 送餐服务,那正是新版 iPhone 开卖的时候。

后来,Arram 总算找到了一个技术合伙人,把他越来越庞大的电子表格转换成正式的数据库,并开发出网站、应用和后端系统,进而申请成为 YC 的孵化项目。

结果证明,Arram 的偶像 Paul Graham 很喜欢他这点子:

“你们在帮助企业解决他们最大的问题:留住员工。”

因为,就连 PG 的合伙人 Jessica Livingston(如今 PG 的妻子)都表示:她也讨厌为 YC 的活动准备餐饮。

这确实是一个痛点。

达成首富的“小目标”

孵化期尚未结束,就有投资人直接想投给他们100万美元。

然而好事多磨,在这融资的当口,Arram 好不容易找来的技术合伙人不干了,他不愿意把接下来4至8年的时间投入到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项目。

而既无技术合伙人、又毫无技术背景的项目,几乎是拿不到任何硅谷投资人的钱的。

但 Arram 注定要创立起这家公司:

“越来越多公司开始要为员工提供餐饮,我们想扑向那股浪潮,美食浪潮。”

Paul Graham 建议 Arram 就这样介绍他一个人的项目,那是 YC 的 Demo Day。

“有时候奇迹的发生,只是因为有的人能在一些事情上比其他人能投入更多的时间,相比于按常理所预测出来的那种时间。”

果然,ZeroCater 随即就成为当天最受欢迎的项目。很快,Arram 就拿到了一笔150万美元的投资。

接下来几年,Zerocater 每月为近350家公司提供服务,拥有 Sony、ZipCar、Yelp 等客户。目前,ZeroCater 共有员工约 120 名,服务范围包括旧金山湾区、纽约、芝加哥、华盛顿特区和奥斯汀在内的 7 大区域。

“一单集体的工作餐订购相比其他网站提供单人的订购总货值自然高很多,所以高档酒店更愿意配合这样大额的餐饮订购服务。”

到2016年8月,ZeroCater 宣布完成 410 万美元 A 轮融资,并表示公司销售额突破 1 亿美元大关。


对于达成个人“小目标”的这段经历,Arram 这样总结,“只要具备足够的勇气,你就可以成就任何事。”你所能付出的痛苦决定了你所成就的伟大程度。

Arram 特别提到了巴克敏斯特·富勒的故事:

1922年,富勒四岁的大女儿死于小儿麻痹症和脑膜炎并发症,这使他常把原因归罪为自己潮湿、简陋的居住条件。

1927年,32岁的富勒失掉工作,小女儿的出生又恶化了他的经济条件……那段时间,他经常酗酒,并在反复考虑自杀,好让家里拿到他的人身保险走出困境。

置之死地后,富勒反而不再关心个人的得失,而是试着贡献出个人的力量来改变世界,从而让他人能居住、生活得更好。

此后,富勒一发不可收拾,28项专利,30本书,网格穹顶、动力学最大张力汽车、宇宙飞船地球……他的思想启发了《全球概览》,启发了凯文·凯利、史蒂夫·乔布斯等一批又一批的科技开拓者。

由此,反过来再看王健林当初的小目标——“三年之内做到一个亿”,再到后来的10亿、100亿……直到如今2150亿:不论此处的争议如何,单纯比较数字,你总是无处下手,所以特别难。

但如果你能把“一个亿”的数字,转换成具体可以操作的事项……至少,你是可以着手去做些什么的:只须让你的勇气和决心,能配以相应的方法。


参考来源:

From Selling Scoops Of Ice Cream To Founding ZeroC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