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在开启脑机接口的新时代


本文是 Backchannel 创始人、《黑客》一书作者 Steven Levy 讨论脑机接口的新作 We Are Entering the Era of the Brain Machine Interface:在 Elon Musk 与 Facebook 的疯狂推动下,“分享你的想法”将要真的变成“分享”你的想法。


2004年,在我跟拉里·佩奇的一次对话中,这位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谈到了他关于未来搜索的愿景:

“最终你将会植入芯片,一旦你想到什么问题,它立刻就能给你答案。”

这一言论很快恶名昭彰,并经常被记者和批评家们拿来讽刺 Google 的野心——不把他们的商业系统电极插入人们的大脑不罢休,正如《黑客帝国》中奴役人类的机械母体那般。好在那只是科幻作品中的离奇幻想。

但这一幻想很快也要成真了。

上周,Facebook 在 F8 大会上透露,他们的 Building 8 团队正在进行脑机接口研发,这一团队的领导是 DARPA 的前任主管 Regina Dugan。

目标要“连接每一个人”的 Facebook,现在则开始探索最后一公里的终极问题——如何连接你的大脑和键盘。此外,Dugan 还谈到了她团队的另一个项目——通过你的皮肤进行文本交流,而非还要显示在屏幕上。

演讲过后,我采访到了 Dugan 与她所介绍的大脑和皮肤项目的负责人。基于 DARPA 确定前瞻性项目可行性的两年模型,Dugan 雇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神经科学家 Mark Chevillet 来负责把大脑信号转换成文本的系统。

通过一种非侵入式的光学传感器,Facebook 可以直接从大脑的“前语言”区域来分析用户说话时的神经信号,进而把这些信号所代表的词汇输出到屏幕或文件中,速度可达每分钟100字。

我内心的震惊之处是在于,我自己对脑机接口领域正在抵达的转折点竟后知后觉至此。

几个月前,我做了一场 Bryan Johnson 的访谈,然后我们又出去闲聊了一阵。他是脑机接口公司 Kernel 的创始人,他把上一个公司 Braintree 以8亿美元卖给了 PayPal。

Kernel 的目标是开发出能植入大脑的微型芯片,并以它来控制神经元之间的信号传输。它最初的设想是用于改善痴呆症或其他患者的认知功能。不过最终,Johnson 想用它来增强正常人群的大脑功能。

既然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能够如此之快地加速机器的认知能力,我们人类的大脑为何不能获取到同样的加速呢?

此后不久,我们当前的首席梦想家 Elon Musk 就公布了他自己的脑机接口计划,名为 Neuralink。本周,Tim Urban 发在 Wait But Why 的长文 Neuralink and the Brain’s Magical Future 披露了该计划的更多细节。

跟 Johnson 的 Kernel 一样,Musk 正在开发的植入体最初也是为了帮助那些身患中风等大脑损伤的人。而最终,Musk 认为每个人都会植入这样的设备。跟 Johnson 的观点一样,Musk 视大脑增强技术为应对人工智能威胁的解决办法。

对于其中的诡异之处,Musk 的解释是我们没能意识到人类早已变成某种程度的赛博格了

“你早已不是20年前那个生物体了,甚至也不再是10年前的那个。我认为,人们早已跟他们的手机或电脑融为一体了,人们早已同他们的应用及其所连接的一切融为一体了。”

所以,这真要变成现实了。人们去年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跟聊天机器人交互。脑机接口将远胜于此。这一全新的交互方式甚至都不需要我们开口说话,或是抬眼看屏幕。

奇怪的是,Dugan 发起脑机接口项目的理由却是解决礼貌问题——在她打断正常的社交接触去看手机时,她母亲总会抱怨她举止粗鲁。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在听妈妈说话的同时,难道用脑电波来处理邮件就能表现得更有礼貌吗?

Dugan 说她不太在意是否真的有人因此而抓狂。作为一个长期从事新兴技术研发的人,她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专注于工作,要对手头工作终将改善人们的生活充满信心。Dugan 用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例子进行解释,起初它令人们忧心忡忡,但如今所有人都能意识到它的巨大价值。

Dugan 保证 Facebook 会以适当的伦理准则来确保该系统不会侵犯隐私或遭滥用。

但我仍旧担心。

假如到2025年,我们能对“分享想法”时相关大脑区域的信号做出准确解释的话,那么到2040年,我们是不是用光束照一下你的脑袋就能知道你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谁又敢说我们真的做不到这样?

Bob Dylan 在50多年前的歌中这样写到,“若我的思想被人看穿/他们可能就送我到断头台。”他早已一语道破天机!

那就是脑机接口的黑暗面。其中光明的一面则是,我们都将拥有超级大脑,或至少是超级大脑接收器。我的理解是,如果你周围的人们都是兰博基尼跑车般的智力水平,你肯定就不想让自己的头脑一直窝在那老旧的福特 T 型车内。

无论如何,等多年之后我们再来回顾本周时,它一定会被视为脑机接口时代的起点。请记下这一论断。或是等你几年后再来搜索本文时,简单想一下你所交互的方式。

一切正如拉里·佩奇说过的那样。


via: Backchannel